联系我们

Contract Us
  • 宁波逸浪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
  • 地 址: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开明街396号平安大厦512室
  • 联系人姓名:Jackie Cui
  • 电 话:86-574-27887366
  • 传 真:86-574-27887368
  • 手机:18606617660
  • SKYPE:enaonline
  • 邮 箱:Jackie.Cui@elike-shipping.com
  • 邮政编码:315010
  • 扫码关注逸浪微信公众号

打印本文             

      随着上海的重新开放和旺季的临近,欧洲港口将迎来一波进口集装箱的浪潮,但令人担忧的是,旺季还未来临,北欧的主要集装箱枢纽港严重拥堵情况告急。

      在最近两个月的上海封控期间,由于航运公司取消了三分之一的预订航次,北欧主要港口的空集装箱和等待出口的集装箱堆积如山。此外,数千个被海关封锁运往俄罗斯的集装箱也长期存储于此,港口承载压力进一步加大。

image.png

      一位业内人士谈到汉堡港的拥堵问题时表示,汉堡港犹如“坐拥在堆积如山的出口集装箱”之上。该人士补充称:“德国仍按7天的时间表工作,但船只每9至12天抵达一次。这相当于每四到五周就有一个航次取消,码头箱满为患。”汉堡及其周边的仓库和存储区域亦是如此。

image.png

       在本周发布的一份最新市场报告中,马士基表示,其服务网络“面临严重压力”,该公司将其归咎于“欧洲港口运营中断”。该航运公司表示:“我们的船只在北欧遭遇严重延误,这影响了返回亚太的船期。”

      马士基表示,鹿特丹和不莱梅港目前“拥堵最为严重”,造成泊位等待时间“大幅延长”和船舶工作效率缓慢。由于亚洲-北欧服务网络的瓶颈导致出现延误,马士基已对AE1航次做出调整。

image.png

       与此同时,赫伯罗特的客户咨询表示,汉堡Altenwerder集装箱码头(CTA)的货场利用率为90%,“主要是由于进口大型船只卸货以及码头提货速率下降造成的”。

       赫伯罗特(Hapag-Lloyd)警告:“由于货场利用率高,冷藏箱位被用作干箱的存储,从而限制了可用冷藏箱插头的最大数量。”此外,赫伯罗特(Hapag-Lloyd)表示,在安特卫普的PSA码头,869泊位的堆场利用率升至90%,913泊位的冷藏箱利用率继续保持在100%,冷藏箱已堆成三层。

image.png

      在邻近的鹿特丹,赫伯罗特(Hapag-Lloyd)面临着与马士基类似的拥堵问题。它表示,由于“集装箱滞留时间增加和来自不同承运人俄罗斯货物禁运的不断累积”,鹿特丹门户(RWG)的堆场密度“恶化”至95%,而在ECT,堆场密度水平已增至96%,这主要是由于“转运和进口货物滞留时间过长阻塞造成的”。

      比利时、荷兰、卢森堡三国港口的严重拥堵对驳船运营商来说是个坏消息,安特卫普在6月30日之前已停止了所有驳船运营。

      此外,支线运营商也在北欧枢纽港遭受巨大的停泊延误。一名支线运营商联系人表示  ,该航线的船只在抵达鹿特丹和安特卫普码头后通常要等待四到五天,因此无法进行调度。“过去,一艘船6天内就能完成从鹿特丹-都柏林-鹿特丹环线服务;现在计划需要9天。这意味着需要部署更多的船只来维持固定的服务。”




本文由宁波航运综合海运网整理发布



关于逸浪 - 业务简介 - 服务宗旨 - 招贤纳士 - 在线订单 - 长江内支线 - 解决方案 - 订舱须知 - 友情链接 - 后台管理 - 运价查询 - 我要留言

宁波逸浪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,Inc.All rights reserved  留言

浙ICP备14020975号